温州牌九:走近亚投行首任行长金立群:“热爱文学”的金融外交家

2016-01-17 19:40:01 襄阳人事考试网    参与评论185人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昨天(16日),在钓鱼台国宾馆,亚洲基础设施银行成立仪式如期举行,金立群成为了亚投行的首任行长。今天上午,他在北京金融街举行了自己正式就任后的的第一场记者招待会。发布会上,金立群阐释了亚投行经营方面的许多重要信息,比如亚投行将以美元作为结算货币等。

     除了这些信息,作为亚投行的首任掌门人,金立群本人也同样持续的引来外界的好奇。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对于亚投行首任掌门人的关注,从媒体到场的数量可以窥知。记者虽然已经提前一个小时到场,但也已经无法抢占前排的位置。作为多边开发银行,亚投行的发布会充分展现了国际范儿——提问回答均使用亚投行工作语言英语,且没有传译。金立群中等身量,头发花白,甫一坐定便直奔主题阐述自己对亚投行的设想:“我对于我的当选非常荣幸,也很感谢对我给予这样高的信任。我承诺我将领导亚投行不知不扣的执行我们所确定的高标准。”

     与昨天在亚开业仪式上一样,金立群再次表达了对自己成为亚投行首任行长的感谢。但事实上,对于他的当选,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许多代表一直以“共识”来形容金立群将成为首任行长的可能性。这位此前曾担任过财政部副部长、亚开行第一副行长等要职的官员,在亚投行备忘录签署前一天,从中金公司董事长的位置上退任,成为筹建亚投行多边秘书处秘书长,对亚投行的成功建立功不可没。欧洲复兴开发银行行长查克拉巴蒂说:“亚投行今天正式起航,我由衷的祝贺我的朋友金立群和他的伙伴们。亚投行会是满足全球巨大基础设施建设资金需求的伟大举措。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与亚投行在合作方面已经有了良好的开端,我希望我们未来会在政策和项目多方面开展合作。”

     当选亚投行行长,这并不是金立群与多变银行的第一次结缘。除去此前担任亚开行第一副行长经历,更早的一次,是金立群刚刚迈出大学校门的时候。

     虽然被外媒评价为学者型官员,但执掌大型金融机构多年的金立群,却是英美文学硕士出身,师从教授许国璋。当时,财政部希望北外推荐一位英文专业的毕业生进入财政部,并前往世界银行总部的中国执行董事办公室工作。许国璋推荐了金立群。虽然就此转了行当,但金立群对文学的热爱并没减弱。2013年他甚至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注释了《英国诗歌选集》并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在今天的记者发布会上,甚至有一个与此经历相关的问题乱入。一名外籍记者问道:“之前我听说您还在北外还在担任教职。现在亚投行成立了,你还会去大学教英语吗?”

     对于突如其来的问题,现场一些记者开始窃窃私语,甚至引发了一些善意的笑声,但金立群很快回答道:“哦,对,你说得对,我的确之前是大学的客座教授,但我不是教英语的。我曾教授的是财政金融方面的课程。但自从亚投行筹建我已经全身心的投入。不过五年后我的任期如果满了,那重返教职也说不定呢。”

     或许得益于英美文学方面的深厚积累,面对采访,金立群屡屡展现他高超的辞令艺术。在亚投行成立初期,总有声音质疑中国成立亚投行是在挑战世界银行的地位,进而甚至认为中国在挑战基于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起来的国际金融秩序。在金立群对美国知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造访中,他直面了这一质疑,语态婉转但表意坚决:“有人说亚投行对于世界银行或者亚开行来说是一个大麻烦,因为会存在相当激烈的竞争。请不要低估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实力,亚投行只是一个新生的姐妹成员,怎么可能一上来就击败这些巨头呢?这是毫无道理的。我可是曾在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都有过工作经历的。如果你这样说的话,我会觉得我被冒犯了。”

     处理亚投行这种多边开发机构的事务无疑需要一种外交艺术,如何利用每一次发声机会来回应外界关心与质疑是对金立群的重要考验。 但如果对金立群的理解仅限于他善于处理各方诉求的长袖善舞,而忽视了他对于原则的坚持,则无疑是太有失偏颇。在今天的记者会上,金立群不止一次的提到了Lean Clean Green的亚投行宗旨,翻译过来就是精简、廉洁和绿色。

     对于廉洁,金立群的态度极其坚决,他曾经这样表述:“不发生腐败有两个条件,一是你的价值观是怎样的,二很重要的是制度。我们会有一个类似纪律委员会的一个设置,上到行长下到职员他都能监督,而且有一条,我不能把他开掉,这样他才会敢于监督。这个机构如果在反腐败上不做好,就会成为一个最大的败笔,我的希望,是让亚投行在这方面成为一个表率。我要来主导这家银行,我知道我的责任由多重,中国有一句话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我们现在相当于万里长征走出了第一步,我们不能忽视前进路上可能会遇到困难,但信心是一定要有的。”(记者刘祎辰)

国内新闻 国外新闻 体育新闻 友情链接